澳门葡京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创业名言

拆分中石油:多种方案流传但启动阻力重重

余勇最近的生活已经完全被打乱了,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看过儿子了,他说自己“心烦意乱”,不想回家影响家人心情,就只能自己呆在宿舍。

余勇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 )总部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前段时间,中石油的数名高层领导被调查,接着传出发改委已经召开会议,中石油或者要被拆分,或者要被重组。

不管结果如何,对于余勇来说,这些都不是太好的消息。“不止我,很多同事都如此。”余勇说,大家现在对未来都感到了迷惘,因为他们并不希望公司“被拆分”,“整顿或者重组还是可以接受的”。

根据时代周报了解,目前在中石油内部,处长级别的领导都有些迷惘,对此,中央已派人下到各地方去安抚员工了,“央企,这个直接关系着国家经济命脉,一个行业出问题,会影响很多行业!”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而另外一个消息则是,中石油内部有一个行动正在悄悄进行着,那就是他们自己派出了一些专业的人士正在全国范围内调查中石油的所属公司,比如哪些地区,哪些公司,哪些业务是最优质的,最能够盈利的,那就把这些区域和业务划分出来,整理出一个报表,上报国家发改委,“再看下一步怎么办”。

中石油被拆分?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坦言,蒋洁敏的事情出来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就传出了要对中石油整改的消息,“呼声最高的就是拆分。”业内人士给出的方案是,以大型的区域为核心,然后进行整合,以区域性的子公司为核心,再加上周围的小公司、产业,在业务上面比较密集的公司,然后结合在一起,“初步设想是分成华北、华南、东北等五到六个区域性的公司,但各个公司在业务上会有所不同,比如炼油,石化,会是华北公司和东北公司的主要业务。”

中石油总部很多人士担心的是,如果公司真的被拆分,那么他们会被分到哪里去工作,薪酬待遇会不会有所改变等等,毕竟这个牵扯到自己的切身利益。而包括销售、市场在内的总部基层员工对此倒比较乐观,在他们看来,改或者会比不改强一些。“一天没有确定消息,大家就一天都不能安心。”余勇如是说。

而中石油的地方企业员工的态度则是完全不同的。对于他们来说,地方油企的工作是比较稳定的,他们认为如果没有大的违法行为,那基本就是和公务员差不多的“铁饭碗”,“重组对我们的影响倒不是太大。”中石油西北某公司的小吕说。

实际上,发改委考虑“拆分”中石油,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个事情并没有公开,只有少部分人士知道,因为“牵涉的面太广”。

但整个8月,有关部门曾多次召开针对国内石油领域改革的重要工作会议,参会人员并不仅限于中石油高层,还包括中石化、中海油、国家发改委的相关负责人。

如此看来,对于中石油的“改革”已经被提上了日程表。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宁浩坦承,拆分的这个事情目前大家的想法并不是特别多,“现在说的更多的是如何业务重组,打包上市”。

任宁浩认为,重组其实和所谓的拆分,在操作手法上是差不多的,只是目的不一样。公司拆分或者业务拆分,针对的是蒋洁敏等人的腐败案。而业务重组则针对的是上市。

“拆分和重组表面上看是差不多的,就是把优质业务放大优势,把差的业务剥离出来,但是重组,会比拆分好进行一点。拆分是行政干预,直接把一个公司分成几个小公司,这个阻力是比较大的,但是重组的话,阻力会相对较小。”

不仅重组,此次,中石油的人事方面会有比较大的一个调整,比如牵扯腐败案最多的大庆油田和胜利油田,如果要进行拆分的话,肯定会打破目前的格局。“就是在高层方面会有人员的调动,但具体的工作人员和职工等,变动不会很大。”

发改委能源所原所长周大地并不看好中石油重组会将优质资产上市的举措,他认为“这个路子,完全没道理”,“优质资产拿出来,让人家去享受所谓的利润,不挣钱的东西,国家补贴,这算什么事情?”

他向时代周报介绍,现阶段,国企很多地方受到国家政策的制约,业务范围划得很死,严格来讲,现在并不是要给民企拓宽道路,而是要考虑公有制要怎么发展。就是公有制改革也要提供足够的空间。让周大地不明白的是—现在股市并不好,可以卖企业债券,为什么非要上市。

“现在处于石油企业内部征求意见的阶段。”上述知情人士称,他们怕的是如果在外部扩大的话会引起企业的混乱。

尽管周大地认为拆分中石油完全没必要,但他也从一个侧面谈出了中石油可能被分成几个地方公司的可能性,—一些领导觉得企业大了,不好管理,“有些地方领导觉得自己是局长,或者是处长,但中石油是副部级单位,这样的大公司自己说了也不算,也指挥不动,很多地方领导或者一些行政部门对于大公司是比较发愁的,他们就希望这个公司小一些。”

周大地的担心在于,如果把大公司拆分成小公司,那么这些小公司势必会受到地方政府的制约,就会去地方政府“磕头作揖”,从而形成地方保护主义或者区域性的垄断。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震觉得中石油的拆分是不可能也没有意义的事情。他说,今后市场会越来越放开,所以企业不在于大或者小,而是相关部门的监管是不是能够到位,市场是不是能够充分的竞争。逐步地增加市场的竞争,逐步地增加政府的监管,产业链的各个阶段让企业都能够自由地进入,“这是改革的方向。”

管道独立与拆分无关

如果说管道的独立就说中石油被拆分了,那周大地并不认同,他反问:“拆分有什么好处,怎么拆?”周大地说,管道独立可不叫拆分,因为管道在很多国家本来就是公用设施,过去,大多数管道是企业自己做。但是现在形成管网以后,就成为了公用设施。

“公用设施只能采取国家管制,然后收取过网费,这和中石油的拆分是两回事,这是一种特殊业务的合理安排。”周大地说,早就有人从技术管理的角度,提过管道独立的事情,但是现在是不是到了时候,因为现在不光中石油有管线,中石化也有管线,中海油也有少数的管线,一些地方也有地方所属的管线,“怎么整合,怎么管理,怎么实施,还要有一个过程。”

王震说自己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现在要把管道分出去独立,是要加快管道的建设,还是说我们管道的建设已经进入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

实际上,早在1998年,两大石油公司在重组的时候就讨论过油气管道独立的事情,但由于当时的管道建设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去建设,所以这个讨论也就不了了之,没再往前推进。

当年7月,国家实施石油石化行业大重组,将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和石油化工总公司打破,组建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

重组后的两大集团公司和过去的最大不同在于,原来的两大公司是按石油生产加工的上下游划分的,现在是以地域划分的。北面是石油天然气集团,南面是石油化工集团。

王震说,当时如果成立一个独立的管道公司,那现在整个国家的管道建设肯定不会像今天发展这么快。在他看来,我国管道建设的路还很长,还需要有更多的资金不断地投入,加上管道建设相对来说回报低、周期长,民资进入的积极性可能不会太高,但中石油、中石化可以用上游的盈利来加快中游的管道建设,“有利有弊”。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管道独立,是市场改革的方向,但是短期内不太可能,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动作”。

林伯强说,中石油目前是一体化垄断,如果把中间拆断的话就不再是垄断,所以不仅仅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甚至对整个石油行业,对整个市场的消费、供应都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毕竟现阶段管道处于投资建设期,从现金流来讲,就是说还处于大量投入的阶段。回报周期可能需要二三十年,除非就是把管输费提高,但这样就传递给了下游,“下游压力会徒然增大。”王震说。

如果算大账的话,石油公司目前的现状是,上游盈利多,中游盈利少,下游亏损,整体来说还是盈利的。而为了增长整个公司的竞争力,石油公司还是愿意去投资去建设管道。

但王震承认,成立一个第三方的管道公司来独立运营,是大势所趋。“但目前来讲,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而对于石油大佬们来说,管道并不是其主要的盈利业务,所以即使独立出去,对整个公司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在收管输费的同时,还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去建设。

事实上,2007年底,中石油内部曾经有过一次管道业务的整合重组。当时,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将所属的长吉、大庆、长春、沈阳、锦州、大连、秦皇岛、北京、中原、长庆等10个输油气公司划归中国石油管道公司(以下简称“管道公司”)管理。

管道公司是中石油的地区分公司,主要承担国内陆上大部分油、气田油气外输管道的建设组织及运营管理任务,是在国内管道运输领域占主导地位的专业化公司。

之后,在中石油的整体战略中,建设能源通道和国内管网将成为“重中之重”。时任中石油管道业务重组整合领导小组组长的廖永远更是指出,要通过管道业务的重组整合,推进整个管道业务发展。

但从长远来讲,分出去是必然的,第三方独立运营,有利于整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但目前的阶段,其实独立未必是最好的选择。“西气东输的线路如果没有中石油这种大企业来执行,那么管线建设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完成。”王震说。

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岳来群认为,管道独立确有可能性,但近期实现的难度很大。垄断不仅仅是三大油,还有其他公司,中石化、中海油都有管道,是不是需要都拿出来,然后再重新组成一个公司?“这样的事情应该有程序安排,年内连启动的可能性都没有。”

而据香港信报9月25日报道,中石油驻香港总代表魏方出席在香港举办的2013年投资者论坛时,否认了中石油管道资产将被收归国有的传闻。他还说,目前,国内油气田生产一切正常。

垄断行业都会被拆分?

一些专家的担心在于,如果将中石油的管道独立出去是打破了垄断,那么其他的央企,比如中石化、中海油、移动、联通等各行业内的垄断企业该怎么办?

此外,如果管道被独立,那么只有够格的企业就可以公平竞争,那么天然气的价格会不会被炒高?岳来群的看法是—这是用一种新的垄断,代替一种旧的垄断。

岳来群说,央企的垄断是表面的问题,其实还牵扯到政治改革。岳来群说自己对此很困惑,因为现在中石油有好几家上市,一个是整体上市,还有油田,油服也在上市,如果把中石油以大化小,再上市,还是北京一个总部来控制,这还是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吗?这种改革还是一个方向吗?

周大地则分析,即使成立专门的管道公司,天然气的价格也会和国家电网一样受到国家管制。

但不可否认的是,垄断是对民营资本进入石油行业上游一个很大的阻碍。那么要打破这个垄断就涉及几个问题,一是什么时候,二是时机是否成熟,三是最重要的,就是政府愿意不愿意这么做。

对于石油公司来说,管道是个很重要的资产,因为油气的运输就是靠管道来垄断的。但管道是一种自然垄断,因为在一个区域或者某一个点,只能建设一条断线,那么这条管道势必就是这个区域内垄断的。

周大地说民资进入石油行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要采取股份制的方式,那么要怎么去经营,“小股东进去,要怎么实行所谓的经营权,不能完全就变成投资人。”此外,他认为这么多的管道如果要分段经营,会很复杂,“没法弄”。

他说,整个中石油的利润率其实还可以,但是现在国家对价格管制得很严格,还有很多的要求,这对企业来讲,营利空间就受到了很多的限制。

任宁浩说,目前的一个设想是,要通过民营资本刺激一下,但显然,民营资本是在受到地方政府支持才能够顺利地进入。“政策上要有一定的倾斜”。

比如在环保方面,比如信贷政策等。“石油行业是资金、资源、技术以及人才密集行业,有些东西有政策支持民企就能自己解决,但在资金上,民资的融资平台比较少,这时候就要求银行能给民企多一些扶持和优惠,让民企能比较容易地贷到款。”

按照任宁浩等专家的设想,民营企业进入石油行业的标准需要放开。比如行业上游的勘探和开采环节,对民资的要求过高。供油的运输环节、原油和天然气的进口资质等,民企的进口量也要逐渐地放开。

此外,在企业内部要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监管机制要公开透明,“这有两个要求,第一个就是所有的财务报表,财务数据,能够让普通的经济学家,投资者看得懂,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过度合并财务报表。”

行业内,中石油、中石化再加上中海油并称为“三桶油”,三家企业的经营状况不仅决定了国家整个行业的状况,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国家的能源安全,任宁浩认为“三桶油”有责任且有义务把他们全部的财务都公开,另外还需要把他们所有的项目,从申请、招投标到建设运营等一系列的过程以及资金运转情况都公布在官网上,“可以让所有想看的人都能看得到”。

当然,目前中石油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反腐,诸多专家在采访中表示了自己的担心,那就是如果反腐成为一场运动,或许意味着,未来可能不光是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甚至国家电网等大型的垄断央企很可能都会面临着同样的命运—拆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余勇系化名)

(时代周报)

上一篇: 996是对低效率无能的愤怒
下一篇: 偏头痛或可诱发心律不齐